首页>>学校传媒 >> 校园动态
【献礼教师节】脚踏热土 心存热爱 退而不休丹心不减
2019-09-09     来源:党委宣传部(精神文明办、法制办)   编辑:阳红梅   查看:457  

每个学生生命中,都有一个名叫老师的摆渡人,在通往社会的码头,他们日复一日地重复同样的动作,有时浅声低诉,告诫你前路光明仍需谨慎;有时高声大喊,叫停你即将走向溺亡的迷途。来往之间,他们摆渡的是德、是诚、是知识,也是希望,他们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消耗着同等的生命,目的简单,却令所有人敬佩。

以身为教 以心坚守

三尺讲台,诉不尽殷殷之情;四季晴雨,道不完拳拳之心。纵然云鬓已改,却初心不变。再回首,已是繁花似锦,星光灿烂。

在内师的校园里,有这样一位耄耋老人,你或许没见过他,但也辗转听说过他。他被称作学校校史的“活字典”“活化石”,他见证了学校发展、奋进至今的全过程,他将自己的青春化作热血,洒在了内师的热土上。

1956年,25岁的刘襄笃来到了学校,怀抱着对教育的热爱开始了他一生的事业。如今看来,刘襄笃已是我校第一批参加内江师专建校的元老级教师了,他是我校建立、发展的参与者、见证者;是校园面积扩大的有力推动者;是学校教学改革发展的积极参与者;是校园文化建设的倡导者;是热心校友联谊的联络者,见证着内师走过的沧桑巨变。他励志教育事业,从未离开过教书育人的主战场,退而不休,耄耋之年劳走奔波,发挥着老同志的余热。

他参编校史、组织教育改革;他爱校如家,视校如命;他赤诚待人、教育至上;他质朴无华,本心不改。教育之于他,永远可以热泪盈眶。他和爱人罗淑怀着对教育事业的终身热爱,共同在内江师院工作生活了六十三年,这六十三年是学校不平凡和奋进的六十三年,也是她们的大半辈子,学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于他们而言,都在心中。

自从他退休后,组成离退休教师文化小组,继续为学校发光发热。本着“老有所学”“老有所为”等宗旨,积极参与学校的大小事。2002年,他提出学院建设发展的五条建议;2003年。他主动提出后勤服务中心要以学生的“食”“宿”为重点,做到了真正为学生着想;2003年和2004年,他两次代表离退休特邀代表小组,对购房及校内分配津贴方案提出了具体的意见和建议,引起学校领导的高度重视。同时,他认为不仅要关心青年学生,也要关心青年教师和青年干部,为培养更多的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而贡献自己的才华。我校修建的赵贞吉“狮山学馆”遗址碑,树立的赵贞吉的塑像,在遗址附近建立“文渊园”是在他的建议下增添的,他也鼓励我校师生学习赵贞吉的教育思想,宏扬其诲人不倦的精神。

刘老说:“‘内师精神’的传承,不仅仅是在校师生的事,更是每一届毕业生的事,凡从校门走出去的,都是我‘内师人’!”

不辞辛劳 力育新竹

在我校离退休教师的队伍中,还有非常多像刘襄笃老师一样,用一辈子的时间致力于教育事业的老教师,其中,不得不提孙自筠教授。

孙自筠教授1959年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70年代后在我校任教二十年。出版作品有《中华状元奇闻大观》、《太平公主》、《陈子昂》等,主持编写了《中国当代文学名篇选评》等。所著《太平公主》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大明宫词》,社会影响很大。

二十年的四季更替,二十年的风雨兼程,孙老与我校的情感,早已融入血肉,无法分割。他是即便鹤发银丝映日月,也要丹心热血沃新花的良师益友;是即便自己的生活辛苦一点也要坚持最初的梦想的灵魂工程师。十年前,他捐出自己五万元的稿费设立我校首个文学创作奖励基金——“孙自筠文学奖”,用于鼓励学校公开发表文学作品的学生,凭一己之力为我校学子建筑文学高堂。十年后,无数怀揣文学梦的内师学子在孙老文学精神的滋养下,将自己的文学梦留在这一方青春的土地上。就在今年初春三月,84岁高龄的孙教授还将自己倾注毕生心血撰写的多达数百万字的珍贵手稿的出版物等档案资料无偿捐赠给我校档案馆。孙教授爱校的赤子之心令我校师生动容。

谷穗越饱满就越低垂,学识越渊博就越谦逊,孙老即如此。在我校任教二十年间,讲台上孙老的每滴汗水都化为知识与力量,积淀在众多内师学子的发展之途。“慈祥”,一定是你见他的第一印象;“幽默”一定是浮现在你脑海中的第一感觉。风趣的语言和精神奕奕的容貌使众多师生十分喜爱孙教授。二十余年的执教生涯孙老尚未过瘾,退休后的他仍尽心尽力扶植后辈。孙老对文学青年的爱护如同杜甫对寒士的深切厚望,“给爱好文学的学子一缕和煦春风,使学生飞身一跃便腾空而起,展翅飞翔。”孙老师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在“孙自筠文学奖”走过的十个年头里,近百名学生得到孙老的鼓励与支持,无数优秀学子在内师种下文学梦,在孙老师帮助与引导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2018年10月,我校生科学院16级学子胡红杰更是凭一部50万字网络小说《大宋风流》摘取桂冠。虽以千百倍耕耘,换得桃李满园春。

12级校友汪祯茂在去年“孙自筠文学奖”颁发十周年交流会上,他曾这样感慨,“‘孙自筠文学奖’的意义对我来说分别是纪念、鼓励和肯定。它纪念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文学梦和青春,鼓励的是大家坚持对文学的梦想,肯定的是文学的神圣和精神的可贵。”优秀的老师对学生的影响并不局限于课堂,课堂的授予是知识的积累,课外的营养才是人生的积淀。每逢教师节临近,汪祯茂总要想起内师,想起前往山顶球场和图书馆的幽径,中文楼的香樟,山顶球场外的原野……母校的记忆总是那么年轻又可爱,恩师们的面孔也总是清晰又亲切。孙老师的存在让汪祯茂对内师的记忆增添了几分岁月沉淀感,那令人词穷的敬畏、感动与向往,多年后回忆起仍是心中抵不住的热流。

太阳眨眨眼,日子便星星点点从指尖溜走,逝去的是时间,留下的却是永恒的记忆。虽说芳林催旧叶,流水前波让后波,但,教育不老,教育人必将年轻。

(文/院报记者团 王敏 薛婧)

微博
微信

川公网安备51101102000071号 | 蜀ICP备05006381号

网络违法信息举报邮箱:njsfxyxcb@sina.com | 地址:四川省内江市东桐路1124号 邮编:641100